银月银月银Ag

这里银月
产点小粮 杂食啥都吃
ID就是QQ 有人扩我吗QAQ

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我是真的废
没用
恶心

如梦似幻(二)

#王者荣耀#
#闺蜜组#
情人节快乐——
我这篇写的时候脑子乱乱的感觉文笔都小学生了smoke
( ´•̥̥̥ω•̥̥̥` )有人看这个连载吗哭唧唧

如梦似幻(二)
         脑中剧烈的痛感席卷全身,血液干涸凝固在身上,冷汗早已浸透衣衫,不知躺在地上多久,不适感黏腻地粘在身上。
        我……还没死吗?
        乔婉努力睁开双眼,看着不远处男人难堪的死相皱起了眉,但周围再没有其他声响让自己勉强舒了口气。
        天色早已如玄墨一般,月亮微微散着诡异的光芒。
        乔婉费力的撑起身子站起来,却又差点一个踉跄倒地,与平时不一样的身体掌握感让自己发现了什么。
        身上的装扮……是那个杀手!
        “啐!别这个杀手那个杀手的!本小姐有名字!叫孙尚香!”脑中突然穿来道娇喝,震得本就混沌的乔婉更加迷糊。
        “本小姐劝你最好告诉我!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你会掌控我的身体?你到底搞了什么鬼?”脑内喋喋不休的问话让乔婉有些愤慨起来。
        什么啊,我明明也很想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啊!乔婉腹诽道。
        “哈?你会不知道?本小姐敲下你脑袋就……”话未说完,声音突然变得冷静起来,“喂!躲起来,有人来了。”
         乔婉闻声抬头,这才听见小巷外的脚步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乔婉用了她此生最快的速度,做了件孙尚香不能理解的事情——立刻躺在地上装死。
         “你可别拖着本小姐跟你一起死啊笨蛋!”听这声音,怕是孙尚香急得跳脚了。
        乔婉却是高度紧张的状态,秉着气不敢喘一口,眼睛闭上了耳朵却更加灵敏,尽力听着周遭的动静。
        “好家伙……这次干的那么大。”是清朗的男声,带着微微的赞叹感。
        但奇怪的是,记忆中没有听过这男声,却异常熟悉得很。
         “……还好是这货,喂!别装死了,是我认识的人,你照着我的话说,别露馅了!”孙尚香明显舒了口气,催促着乔婉赶紧站起来。
         那熟悉的感觉应是来自孙尚香吧?乔婉迟疑了下,挣扎着爬了起来。
        这才瞧见前面的男人,一头蓝发束在脑后,倒是生的俊郎。
        那人明显愣怔了下,尔后连忙上前扶着站不稳的乔婉,口上关切道,“小……”似有什么顾忌,连忙改口,“阿香怎的全身都是血?失利了?”
        “笑话,本小姐会失利?”乔婉照着脑海中孙尚香的语气,适宜地挑了挑眉,“倒是你,刘玄德!怎么这时候才来?还不把这里处理了?”
        “遵命,我的大小姐。”被称作刘玄德的男人笑了笑,将乔婉送进车内。
        乔婉进了车,有了椅座的依靠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这段或许仅有几小时的时间让自己却在生死门前晃了一圈。
        孙尚香也似解脱般的松了口气,之后再没有了声音。
       她不说话乔婉倒是自得其乐,但身上凝固的血液带来的不适感让乔婉觉得异常烦躁,扭着眉头闭目养神,回想着不真实的一切。
        刚刚一切的模仿都水到渠成,那么自然,就如同……
        如同自己的身体一般。
        tbc

如梦似幻(一)

#王者荣耀#
#闺蜜组#
看了个很有趣的梗,于是就来码,估计不会弃坑的吧xxx
那么,祝您食用愉快→

如梦似幻(一)
      “哒嗒。”是高跟鞋轻踩在地的声音。
       “!”乔婉倒吸一口凉气,赶紧捂住自己即将出口的尖叫声,躲在墙角旁,睁大眼睛有点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屠杀。
        丝毫没有回手之力的屠杀。
        那杀手干脆利落地用左手擒住男人的双手扣在人的背后,一记膝踢让人跪在地上,脸上勾起一抹笑意,右手早已准备好钢棒便是用力敲在人脑门上,当即,人就倒在了地上不断抽搐。
       墨绿色的眸子似是非是地朝乔婉所在处望了一眼,吓得乔婉一惊。幸好那人无意识的呻♪吟声吸引了女人的注意力 ,“哎呀,还没有死透呀?”慵懒的尾音带着股上扬的笑意。
        下一秒,鲜血从女人手中的钢棒处溅出来,染在地上开出了血花。
        女人嫌恶地瞥了一眼,随手扔掉手中带血的钢棒,利落地用翠绿的蝴蝶结将墨发束成双马尾。
        “哐当——”钢棒落在地上的声音正如乔婉现在心中的骇浪一般,回响在这不大的小巷里。
        乔婉看着这场面,大脑仿佛当机了一般,恍惚之余,忽的想起了什么。
        最近校园中总是传些“连环杀人”“变态”的声音,乔婉一直当做是怪谈,没怎么放在心上,可眼下这场景……!
      (“做场好梦吧。”)蓦地,脑海中传来如清风般和煦的男声。
        乔婉还没来得及反应是怎么回事,一阵破风声带着股血腥味袭来,风中和着那女人的调笑声,“哟,这里还有个做梦的小杂鱼呢?”
        接着,乔婉顿感头一顿,晕眩感让双眼渐渐难以聚焦。
        哎?奇怪,原来死的时候是感觉不到痛的啊……
     (“沉睡在……自己……梦境”)最后在脑海中响起的连不起来的语句,依旧是那个男声。
        可乔婉或许再也听不到了。

        tbc

#王者荣耀#
#闺蜜组香乔#
一俩没去成幼儿园的车
ooc慎
百合倾向慎
我的媳妇妇沉迷四个野男人哭唧唧
那么祝您食用愉快→

        孙尚香一言不发,盯着自己的小女友。
        乔婉最近沉迷一款新上线的恋爱游戏,带着耳机,嘴角扬着诡异的弧度,坐在小沙发上一坐就是一整天。
        “阿香!你快看!”乔婉高兴地蹦起来,捧着手机就兴奋得往孙尚香身边凑,小小的个子蹦跶蹦跶,“我抽到ssr了!”
        孙尚香瞅着屏幕上眼神凛然的男子,难得地把人的手机拍回去,冷淡回应句,“幼稚。”
        没成想乔婉没注意出她此刻的心情微妙,反而更加兴奋起来。
        “阿香你!…”她奋力吞回去后半句话,然后故作深沉道,“也不过如此。”
        可惜孙尚香小姐没有接到乔婉抛来的梗反而躲避max
        “婉儿……你这小姑娘还真是长脾气了啊?”孙尚香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呼吸。
         “哎嘿嘿……”乔婉一秒的深沉瞬间破功,暗自吐了吐小粉舌,又抓着手机开始痴笑起来。
        孙尚香瞧见她那模样,眼神一黯,面上仍毫无变动,轻声走过去环住乔婉的腰,下巴有些吃力地搭在人的肩膀上,故意在人耳边吹了口气,满意地看着怀里的人红了脸。
        乔婉感觉一下子周围便都是孙尚香的气息,耳旁边她的呼吸声也让自己的身体极度升温, 似乎连空气也变得暧昧起来。
        “阿香别闹!”乔婉娇嗔着想把孙尚香推开,手上却魔怔般地没有一丝气力。“我还没有跟老公们聊朋友圈呢!”
        孙尚香听了这话顿时黑了脸,轻松把乔婉的手机抢走,修长的手指一按就将手机锁屏并准确扔到了沙发上。
        “老公?嗯?”乔婉听着从耳边传来孙尚香似带着笑意的声音,心里正因为孙尚香扔掉手机而不忿,嘴上自是刻薄起来。
         “是啊!怎么了?啊——”乔婉一声惊呼,孙尚香一把打横抱起她,步向卧室,将人抛在床上。
        乔婉有些吃痛地揉揉腰,有些炸毛起来,“阿香!很痛哎——”
         孙尚香挑眉,欺身压上乔婉,尾音上扬,“怎么?这就受不住了?”
        乔婉脸颊红扑扑的,不自在地别开眼睛不去看孙尚香,却仍是嘴硬道,“不过如此。”
        “是吗?”孙尚香的手开始在人的腰上不正经起来,果然看见乔婉的气息开始不稳。
       “那么我的公主殿下。”手上的动作没停,
       “你就瞧瞧,是那四个野男人厉害,”唇附上人的颈窝,
        “还是我厉害。”满意的看着人红了眼眶。

#王者荣耀#
#备香#
#香单箭头#
#ooc属于我#
爽文爽文,隐备亮
祝食用愉快→

         “你一个人回家真的行吗?”安琪拉和王昭君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担忧地看着用绿色蝴蝶结绑着双马尾的女孩子。
       从这个塑胶跑道到孙尚香住的小区比起两人住的地方远多了,况且一个女孩子,总是令人担心的。
        “安啦安啦,怕什么呀!一般人可不敢惹我!”孙尚香挠挠脸颊,看着路灯下闪耀的俩人。
        但是也太闪耀了吧,孙尚香想。
        “你说他也真是的!明明——”王昭君急忙拉住了满脸气愤的安琪拉,朝孙尚香不好意思的笑笑。
        孙尚香也急忙转移话题,“哎呀,时间也不早了——道别也可以到此为止了!好啦,俩位赶紧回家吧!”
        看着两人做了诸多嘱咐后,转身离开又开始欢笑的背影,孙尚香深吸口凉气,转身看着前方路灯打出的一片亮暗分明的道路。
        真的太耀眼了,孙尚香想。
        孙尚香垂下眼眸,嘴角藏了抹苦笑。
        每天来到离自家有段距离的塑胶跑道,明面上说是大家一起在暑假为了考试而做的跑步练习。
        但从来不用担心体育考试的自己,每天报道都是为了看见他——
        脑海中那蓝发少年愈加清晰,那委婉的拒绝声也在脑中响起。
        “抱歉,香香,你自己回去吧。”刘备说着,动作利落地跨上单车,“我今晚要跟阿亮打游戏。”
        自己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啊对了,自己只是恍惚地点点头,看着刘备走了。
        是自己沉迷在以前刘备送她回家的时光里啊。
        那时有多美好,现在就有多失望。
        忽然的想法携着冷风吹的孙尚香瑟缩了下。明明是夏天,可是为什么那么冷呢?
        灯光从苍白变得昏黄却带不来一丝暖意,这时路上已经没了行人,世界仿佛只剩下令人心燥的蝉鸣声和脚下甩不掉的脚步声。
        失落卷席着种胸闷的窒息感顷刻吞没了自己,慢慢地,像被勒住了脖子一般地——直到把还藏着暗恋心思的自己弄的遍体鳞伤。
        孙尚香克制不住地想起和刘备的件件往事,不禁加快脚步,最后干脆闭眼狂奔起来  。
        终于到了家门前,双腿微微泛着酸痛感,口腔甚至是肺部都感觉到干燥,孙尚香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眼泪却就这么滑进口中。
         暗恋的味道,是涩的,孙尚香想。
        
        

#王者荣耀#
#闺蜜组#
#乔单箭头#

梗源@语c戏梗&写作梗墙(3892/2)
“我要是再漂亮一点,悄悄看你时,目光就不会闪躲了”

        绿色的蝴蝶发带将秀丽的长发束成双马尾肆意摆动,俏丽的人儿把肥厚的校服穿出了种生机,随着轻盈的步伐一跳背跃过栏杆——当然是满分的好成绩。
        周围的同学们都不禁发出了赞叹声,那骄傲的大小姐围在人群中央,脸上满是自信的浅笑。
        她真好看。
        乔婉悄悄望着旁边跳高的高二生那里,桃花似的粉眸里满是倾慕。
        她早就期待这节课很久了,竟然可以和孙尚香学姐排在一节课里,能够近距离地看她,乔婉真觉得自己简直幸运极了。
        但只要偷偷看着就好了。
        自己是那样不够出挑,又怎能站在那样耀眼的她旁边呢?
        要是能再优秀一点的话……
        “下一个,乔婉——”
         忽被提名,被打断思绪的乔婉楞楞之后,鼓劲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乔婉看着到自己胸前的栏杆,说自己不发怵那还真是假话。说来乔婉的身高还真是有些遗憾,拉出去就跟未成年的少女一样。
        没事的,姐姐也跟自己讲过很多次要领,也练习过很多次。而且尚香学姐还在旁边看着呢,不能丢脸……
        乔婉暗自安慰着,紧盯着栏杆,手心里微微沁出些汗来,她抿了抿唇,一段助跑就借力用力跳起。
        但事情总是朝着反方向发展的。
        乔婉听见为她加油的同学们都抑制了的,但在她听来极大的叹息声。
        她看着略显苍白的天空,身旁落下的栏杆似都在提醒她刚刚的丢脸。
         这样的我,连站在她身边都……
         要是再努力一点的话……
         乔婉不甘心地捂住脸,极力克制着眼睛的酸涩感。
         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只能悄悄看她了呢。

眼罩组

#中秋贺文#
#眼罩组#
#大战背景#
别问我中秋为什么写这个xxx,日常烂尾x
私设多如水!!!
那么,祝食用愉快→

        Wodahs愣住了。
        他怔怔地看着Grora伴着声凄厉的叫声从天上掉下来。远处黑猫恶魔一脸无辜地瞧着这里,手上和身上却染了一片血污。
        “啊啦,我好像把那只天使的左眼挖掉了呢Abrus”Ater随手扔掉手中物体。
         “嗯,我看见了Ater”Abrus轻轻整理好因战斗而凌乱的发丝。
        Wodahs只觉耳边兵刃相见的声音都变成了阵阵杂音,砸的他头有些发晕。
        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抱着Grora了。
        扎眼的血液已经逐渐干竭成暗红色,把她曾柔顺的发丝揉乱,贴在那因为失了眼睛而变得有些可怖的脸上,翅膀上洁白的羽翼也血污一片,却更显得少女的苍白。
        Wodahs脸上冷色,但为少女擦去血污的动作一反往常的镇定,有些慌乱。
        Grora眨眨仅剩的右眼,想看清Wodahs的脸,却又聚焦不上,只好作罢。
        嘴上仍有些吃力地开着恶劣的玩笑,“啊真是可恶呢,天使长。这样……的话,咱俩的属性不是更一样了吗?”
        Wodahs闻言,抬手碰碰自己右眼的眼罩,远眺了下黑色的魔王与白色的神的战斗,眸色暗了暗。
         “又在发呆了吗,这还在战斗呢,白痴天使长。”Grora轻笑出声,推开Wodahs的怀抱,“我已经恢复好了——天使的身体可没那么脆弱。不过是失了左眼罢了,我要让她还我一只。”
         她小心拾起掉落在地的弓与箭,轻轻用袖子擦去弓上的血污,口中轻喃,“受苦了,伙计,但是还是要继续啊!”
         “你去休息,我来。”Wodahs轻皱眉头,想拉住Grora。少女却在他之前展开双翼,重新投身于战斗中,乌黑的双马尾随风轻舞飞扬。
         “喂!白痴天使长,你知道吗?”Grora动作利落的拉开弓弦瞬间斩杀了几只恶魔,“我最不讨厌和你相同的属性,”
        “就是记仇。”
         Wodahs闻言,也一展双翼上空,长枪一挑,就解救了几只被恶魔缠上的天使。
         “你的后背,交给我。”
         “哈!白痴天使长!那你可别死了!”Grora轻笑出声,不在意的抹去嘴角溢出的血丝,“回去我可要吃大餐!”
         “在报仇之前,当然不会。”Wodahs也不再去管嘴里边的铁锈味,开口道,“我可想多看看你那因为被别人认成我妹妹炸毛的时候。”
         “果然你还是去死好了!”Grora奇怪这男人也有和她斗嘴的心情,但还是扬起嘴角,“不过我也是奇怪,就是喜欢你这一点!”
—End—
        

七宗罪

七宗罪
(1)贪婪
他对那个女孩子向来百依百顺,眼中是无法掩饰的爱意。
她自是理所当然的享受着。
一开始还好,她觉得他是世界上最爱她的人。
然而慢慢地,她的疑心病越来越重。
不,还不够!
仅是这些爱的话,怎么满足得了!
她开始变得越来越贪婪。
甚至看不得他和别人说一句话,有一个眼神的交流。
“亲爱的,你是我的,就是我一个人的。”眸中尽是毫不掩饰的独占欲。
他渐渐被她的霸道压得喘不过气来。
终于。
“我们之间的爱已经不是最初的样子了。”
“我真的累了,我不想做你个人的私有物了。”



“哈哈,你看看你,曾经竟然有那种想法呢。
不过那只是曾经的你,那时的你真是幼稚呢。
亲爱的,你是我的,你的全部,都只是我一个人的。”
女孩儿看着泡在福尔马林里的那颗不会腐烂的头颅,嘴角浮上淡淡笑意。



(2)暴怒
又搞砸了,我心中又燃起一阵无名火。
“你怎么这么蠢呢!?这点小事也办不好吗?”
说话用力太重以至于嗓子钝钝的疼,情绪的激动让我无法克制的深呼吸起来。
“唔,对……对不起……”只到自己胸口高的女孩子怯怯地抬头看着我,眼眶发红,溢着的满是委屈与惧意。
“对不起有用的话我还用得着那么生气?!”不知为何,看到她懦弱的样子总是让自己异常暴燥。
明明从前,并不是这样的。
恋爱的那时候,她是个很活泼开朗,率真勇敢的女孩子,平时总会带给自己很多惊喜,而且有时候的小呆蠢也让自己甘之如饴。我也对她倾尽我所有的耐心与爱。
但是结婚后,或许是七年之痒罢。我越来越不能忍受她的粗心大意。她从前的闪光点似乎也随时光消散了一般。怯懦的样子也让自己十分的不爽。
我渐渐感觉到深深的不耐烦。
难道真的是我们两个不合适?
“我们离婚吧。”眼中的不满似要溢出来般,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生活。
正道歉的女孩子愣怔在原地,微肿的双眼呆滞的看着我。
那样的眼神,仿佛一个没有生机的布娃娃一般。
我被盯得有些发寒,但心中又升起一阵逆反意,愤怒的火焰似要自己吞没般得燃烧着我。
“别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你到底离不离!”
她却凉凉一笑,
“离婚?”
突然,
我从她眼中看到了与我一样的暴怒。



(3)傲慢
面前的女孩子,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浑身似带着一种贵气,仿若一只猫咪一般。
电视那色彩斑斓的光打在她保养的极好的脸上,明明暗暗地营造着一种别样的美。
“那个……我觉得你应该改变一下对我的态度吧?”经过了强烈的心理斗争,站在沙发旁踌躇了半天的男孩子,终于还是迟疑的出口了。
女孩子抬了抬头,微眯起的双眸带着一丝怒气与不屑。
“你以为你是谁?我名义上的男朋友?竟敢用那样的口气对我说话。”
“要不是我,我的家世”语气中带着嘲弄,
“你恐怕一辈子得待在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吧?啧啧啧,就是低贱的农民,心中没一点权贵意识。”
语毕,她皱着眉头坐起来离开了那个位子,坐到了沙发的另一端,随后才稍微舒展眉头松了口气,仿佛男孩子是什么脏东西一般。
男孩子的脸在她一句句的嘲讽中逐渐变得铁青,握紧的拳头上青筋布起,仿佛在忍耐着什么。
“生气了?我说错什么了吗?你口中所谓的家乡不就是个穷地方?你口中所谓的父母不就是个低贱的农民?”话说完,女孩子也知道自己过分了,但一直以来的骄傲迫使她不肯低下头颅,保持镇定地盯着他。
“啊啊,你的脸色真是有趣啊~没道理反驳我吗?”控制不住的贬低他,但心中渐渐升起一阵欢愉。
突然,脸颊旁掠过一阵风,接着是脑后猛的一陷。
——他向沙发打了一拳。
“扑通扑通,”
心脏因突然受惊而用力蹦哒着,眼中是对面的他气得浑身颤抖的样子。
“什,什么啊?恼羞成怒?向我一个弱女子示威?别开玩笑了!你真懦弱!”
语不择言地胡乱的叫骂着,却不想他直接欺身上来。
耳边温热的风却吹得自己浑身冰凉。
——
“你傲慢的样子,真是丑陋啊。”


(4)懒惰
“水。”
“窗子,刺眼睛。”
“……”
那个躺在床上的女孩子,肤色白皙甚至于病态。
懒洋洋的语气,似乎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曾拥有。
男孩子依旧听话地为她打理好一切,对她百依百顺。
她记得以前的自己还是很自律的。是什么时候改变了呢?
已经习惯了。
习惯了早晨轻柔的唤她起床的声音,早已经摆放好了的洗漱用品和挤好牙膏的牙刷,还有准备好了的暖人的早餐。
习惯了晚上捂暖了的被窝与枕边人的温度,床头柜旁准备好的热牛奶和打发时间的读物,还有一句“我饿了”就可以看到他起床忙碌的身影。
对于这些,他没有一句怨言,至少在她面前是这样的。
所以她理所当然的享受着这份温暖,让自己无限制地堕落下去。
直到——
“我受够了,”
“我的付出是没有回报的”
“最后奉劝一句,懒惰会毁了你的。”
那冷漠的话语仿佛万根针扎着她的心脏,让她喘不过气来。

不, 不,这不是我的错!
让我变得如此懒惰,堕落的,不正是你吗!?
然而,我的身体与心理都提不起一点儿劲去挽回,去气恼。
床上的人儿脸色发青,嘴唇干瘪发紫。饥饿与干渴使原本娇俏可爱的她变得瘦弱不堪。
终于 ——
懒惰使她的气息也渐渐落入水中悄无声息。
啊啊,
你看看,都是你的错,
我连呼吸都懒得去做了呢。


(5)暴食
“!——”又是深夜。
静的只有她有些紧促的呼吸声。
衣服和发丝黏在身上十分难受,冷汗让她打了个寒噤。
胃似乎被人打了结一般,疼的她仅能蜷缩成一团来减少一点疼痛。
不知是汗还是泪,被单很快被浸湿了一角。
自从他离开她,她就常常胃痛,体内突然而至的痉挛让她痛苦难眠。
她突地起身,趴在床边吐出那从喉管冲涌而出的胃酸。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她眼前发黑,口腔内皆是一片苦味与酸味。
心里也是涩涩发苦。
罢了,吐出来就舒服多了。
她站起身,强烈的饥饿感让她有些站不稳当,只有脚下冰凉的地板才让她有活着的实感。
饿,
好饿。
她拆开桌上仅存的几包薯片,狼吞虎咽的便席卷完了。
这于她平时的食量,已经算是多了。
但已经不知是胃,还是大脑了,身体却传来阵阵空虚感。
不够,饿,好饿……
她看向窗外的滂沱大雨,但终是下定决心,穿上衣服便走向楼下小摊铺。
……
胃已经隐隐难受了起来,她明白,这是已经撑了。
但是身体却停不下来。
停下来,就会想起他了。
不是满足自己的身体欲望,仅是单方面的咀嚼食物然后咽下去。
连食道都有了被撑满的错觉。
奇怪的是,这竟是带来某种奇异的快感。
终是回家,却忍不住直奔厕所,大吐起来。
摸向镜中的自己,颓废而消瘦。
明明都这么暴饮暴食了,为什么还会这样?
饿……好饿……
……
好痛苦……


(6)嫉妒
他是个很受欢迎的男孩子。
她一直,都是明白的。
他从来不与别人提起他俩之间的关系,也毫不掩饰地在她面前与别的女生嬉笑打闹。
她一向以为是自己心眼小才会计较,从不开口,就这么在一旁看着。
就这么看得眼睛发酸,胸口发疼。
她觉得自己就像个局外人,又像只留恋火光的飞蛾。
但属于她的火,却吸引了其他渣滓。
……
“你冷静点行不行!”他看着她,眼里却没了当初的温柔。
冷静?我生命的火光都被人抢走了我还怎么冷静!?
她心里无助的大喊,喉咙却似被人死死掐住,发不出一丝声音。
她仅能看向怀里那个昏迷过去的女子,眼中满是妒恨。
“有什么事我们一起解决,你不要那么偏激!”他越发激动起来,猛地上前一步。
“你别过来!”她几乎快握不住手里的刀,一种名为嫉妒的火焰灼烧着她的心脏,刺得她生疼。
为什么她能和你如此笑闹?我就得在远处看着?
为什么你不愿和大家言明我们之间的关系?仅仅是玩玩吗?
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幸福呢?
啊啊,好嫉妒啊。
嫉妒她,嫉妒这世上的人,嫉妒…你。
得不到的,那就彻底毁掉吧。
但容不得她多思考了。
胸口猛然一痛,愕然地看着那由他捅上的刀。
有些滚烫的血液从伤口渐渐溢出,喉管一阵腥甜控制不住地呛出。
看着他把自己的身体如破损的玩具丢弃,再珍惜地拥住昏睡过去的女子。
血液凝固在身上,真的很不舒服呢。提不起劲的身体,真是让人厌恶。
尽管如此……我还是入不了你的心吗……
终究是……飞蛾扑火……
闭不上的眼睛里,尽是不甘和妒恨。


(7)色欲
“哈哈哈哈哈,这样我们就无时无刻不在一起了,你也很期待吧?”变态的笑声带着无法克制地抖动。
灯光打在他的背上,看不到他的脸是多么的狰狞。
“唔恩唔~”她奋力挣扎着,妄图挣开身上的绳子,然而猛烈地挣扎也只能徒劳地消耗她的体力,更别提绳子在她身上带来的阵阵疼痛与道道红色的痕迹。
她的眼中带着惧怕,恐惧,希望他看在她们多年的感情上放过自己。
“哈哈哈,我知道你很开心对吧,让我听听你有多么兴奋!”他毫不怜惜地扯下她嘴中的布,扼住她的下巴。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死,放过我吧”她一直摇着头,双脚无助地乱蹬着空气。
可她不知道她越是这样他就越兴奋,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扯到她面前“你既然这么开心,那我们就开始吧,哈哈哈哈哈!”
头发断裂的疼痛使她猛的叫出声来,她心一横,咬住那修长的手。
“啪!”吃痛的看着那几乎出血的牙印,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啊!”虚弱的女孩子无力地摊在木椅上,嘴角溢出丝丝鲜血。
“敢咬我,你个贱人!”他举起手中插着一颗眼珠的刀子,慢慢的放到嘴中,一口下去,从嘴里喷出些许红色的粘稠液体,溅到了她的脸上。
“啊!你个变态,神经病,快放开我!”许是那鲜血刺激到了她,瞳孔猛的一缩,她更加奋力挣扎起来。
“哈哈哈哈,你放弃吧,你说你的肉会不会更好吃?”
“你会遭报应的!”满身的伤痕与血污,但是她的傲骨似乎被挑了起来,漂亮的眼睛中溢满了愤怒。
“报应?如果能拥有你,我可是一点儿都不在乎会有什么报应呢。”
女孩子奋力挣扎的样子更是让他兴奋,情欲迷住了他的眼,
色欲,真是令人沉迷呢。

神偷香x捕快乔

   ooc慎
(隐备亮)
(灵感自狐言)

        酒碗随着喝酒人的动作潇洒地在桌上留下“砰”的一声,酒水有些倾洒在人的青衣上,但那双马尾的姑娘却毫不在意。
        她豪爽地大笑了几声,愉悦地望着手上的玉佩,上面刻着的“白”字令她更加满意今天的成果。
        没错,她,孙尚香,是最近风头正茂的“神偷”!
        而那玉佩,则是当今女皇武则天眼下的红人,李白的。
         要知道,李白的剑法可是了不得。孙尚香也是趁着这嗜酒如命的人喝得烂醉如泥的时候,才“侥幸”地将那玉佩给劫了下来。
        “哎,大小姐,我这可有个新消息!”刘备突地想起来什么似的,编着草鞋的手停了下来,一脸神秘地望着孙尚香。
        刘备是为数不多知道她神偷身份的人,而他面上做着编草鞋的生意,底下却是孙尚香最好的消息网。但至于他是从何而来的消息,便不得而知了。
        孙尚香挑挑眉,有些好奇,“新消息?又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可偷?还是李白大诗人的新鲜绯闻?”
        刘备有些无奈于孙尚香那小女孩子八卦的心理,也不吊她胃口。“衙门最近新招了个捕快,是个粉衣小姑娘!”
        “捕快?”孙尚香皱皱眉,毕竟是个神偷,捕快这类的话题天生不喜,但还是问道,“小姑娘作甚的捕快?什么来头?”
         “据说是外头来的闲散人,看她身手好,还会点小法术,便收了她。不得不说的是,她的武器倒是奇怪的很,竟是把折扇。”刘备边说边继续着编草鞋的动作,“不过都是从外头听来的,我可没见过她。”
        孙尚香正听的起劲,但刘备似乎也就这些情报了,让她不禁有点扫兴。
        这时,窗外传来“笃笃笃”几声,原来是刘备身旁那只常待的小鸟回来了。
        只见小鸟轻盈地飞到刘备的草帽上,叫了几声,他就不禁笑出了声。
        “大小姐,我现在要去某个算命先生那了。”
        “不过带给你个关于那捕快的最新消息,”
        “那粉衣小姑娘,乔婉。似乎主动接下了你这个最麻烦的神偷的案子。”
        送走要去见诸葛亮的刘备,孙尚香也不禁暗叹这俩人竟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起。
        不过更多都在想那新捕快的事情。
        孙尚香其实是将军府孙家的大小姐,但是天性使然,她背着家中兄长们做着自以为刺激的事情,却也闯出了个“神偷”的名号。
        按理说她面上面下切换身份是做的极好的,衙门仅知道神偷是个女的这一个线索,便没了下路。
        所以据她所知,捕快们可没有一个愿意接受她这个烂摊子,但这新上任的小姑娘,竟主动接下了?
        这可让她好奇得紧。

        是夜,周遭越宁静越称的身后脚步声越大。
        夜晚的风随着孙尚香的动作吹散了她的酒意,也为她混沌的脑袋带来了清醒。
        大意了!
         孙尚香紧抿下唇,匆忙往后一瞥却只见一抹粉红色紧跟着。
        平时随身携带的弩炮今天也是赶时机的不在身边。
        她有些肉痛的把手里仅剩的红莲爆弹往身后一扔,那自带的减速和灼伤效果可是很难得的!
这下总能甩掉了吧?
        孙尚香自信地挑了挑眉头,口上随意吹了段哨音。
        却没成想一声娇呵传来打断了她,“风,听从我的呼唤!”
         只听见阵阵破风声袭来,一股粉红色的旋风携着个人影落在了孙尚香前头。
         接着,一把巨大的粉红色折扇当面袭来。
         眼前猛的一黑,孙尚香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孙尚香睁开眼,便是一个粉嫩嫩的小姑娘凑上来,头顶两股粉发被卷成团子一晃一晃的,煞是可爱。
        小姑娘一脸担忧,踌躇了下开口道,“抱歉,姑娘。我是乔婉,是衙门新上任的捕快。将姑娘错认成神偷,真是抱歉了。”
         乔婉?错认?
          孙尚香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什么,索性将错就错。
         “神偷什么的,可和我一点都不搭边。哎,只是一下子突然就被一个可爱的小姑娘追着,还真是令人有点后怕呢。”
        乔婉听出孙尚香这是话中有话,调侃她呢,被夸可爱和错认的尴尬使她的脸颊如同个红彤彤的苹果。
        真想让人亲一口。
        孙尚香那么想的,鬼使神差的,她也那么做了。
        乔婉一下子吓得蹦起来,同时也一下撞到了孙尚香的下巴。
        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的结果啊!?
        这是孙尚香晕过去前,最后的想法。

        所谓不打不相识,孙尚香和乔婉从此便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至于万一以后乔婉知道了孙尚香的身份该怎么办……那还是交给孙大小姐自己解决吧!

        孙尚香轻吻了下枕边已睡熟的乔婉,看着门口挂着的整齐的粉色捕快衣和床头柜摆着的“白”字玉佩,不禁轻笑出声,
        “婉儿,今后的路,还很长啊……”

(2017上海高考作文《预测》同人文)
       翠绿的倩影灵巧的一个翻滚,一声娇喝“三二一!蹦!”子弹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度。
       随着系统提示“孙尚香—第一滴血—韩信”,看着右上角的人头数和脚下闪烁的红光,孙尚香嘴边扬起微微弧度。
       “在本小姐预计中的红,还没有谁能抢得走!”
       从草丛里穿出来哒哒哒的声音让她猛地一惊,看到来人后放松下来,原来是姗姗来迟的中单。
       略带埋怨的瞧了眼比自己矮了不少的小姑娘。“法师啊,这都打完了才来啊?”
       一句话激得那姑娘面颊如身上的粉衣一般,红盛红盛的。
       “抱……抱歉。我出门没先买鞋子……但是,小乔会努力变强的!会努力帮所有人的!”
       这番诚挚的道歉倒让孙尚香这个不拘小节的人不好意思起来。
       “你叫……小乔是吧?先去中路发育吧!不过帮助就不必啦!本小姐自己能行!”
       孙尚香是个急性子的人,不等乔婉回话,就一个翻滚抬着弩炮直奔下路了。
       乔婉收住了一大堆想说的话,憋在嗓子眼上着实难受,但也只能叹口气认命地去中路认真发育了。

       啧,失算了。
       孙尚香暗叫不好,自己本想趁着优势抓紧拿大龙一波对面。却不幸被韩信和诸葛亮二人逮个正巧。
       “必将百倍奉还!”低哑的男声蓦然在她耳旁响起,战场上丰富的经验让她敏捷地交了闪现躲避了韩信的挑飞,赶忙一个后翻滚给了韩信一炮。
       一枪半管血的暴击让韩信和诸葛亮都微微愣怔了下,但这也为孙尚香争取了些逃命的时间。
       这俩个人,为了自己连半管血的大龙的不要了吗!?孙尚香狠狠啐了一口,脚下逃跑的步子却不敢慢上半分。
       想发起信号请求支援,但诸葛亮发育极好,再搭上一个人的命明显得不偿失。她咬咬牙,逞强好胜的心让她也不肯按支援。
       “花会枯萎,爱永不凋零!”一把折扇看似无害却生生带走了韩信,漫天粉色的流星也让诸葛亮的血量飞速下滑。
       孙尚香反应过来,连忙给了一炮不给诸葛亮反击的机会。
       “Double kill”乔婉听着,笑弯了一双粉眸。
       “大小姐!要帮忙就说出来嘛!憋在心里头谁都预测不到你在想什么呢!”
       孙尚香难得红了脸,别扭地道了声“谢谢”。
       乔婉也没估摸到孙尚香这个外界传的骄傲公主竟会向她道谢,心中竟也有了丝莫名的兴奋,抬头给了孙尚香一个大大的甜笑。

       孙尚香望着窗外叽喳笑闹的两只喜鹊儿出神,乔婉正巧为她绾好了两束墨发。
       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笑,当时的她们,可谁也没料到如今会成为彼此最亲密的人。



        生活充满变数,让自己对未来充满期待,乐于接受生活的预测吧!

                   愿你放下笔时,能充满信心。
                                                 ——致高中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