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银月银Ag

这里银月
产点小粮 杂食啥都吃
ID就是QQ 有人扩我吗QAQ

七宗罪

七宗罪
(1)贪婪
他对那个女孩子向来百依百顺,眼中是无法掩饰的爱意。
她自是理所当然的享受着。
一开始还好,她觉得他是世界上最爱她的人。
然而慢慢地,她的疑心病越来越重。
不,还不够!
仅是这些爱的话,怎么满足得了!
她开始变得越来越贪婪。
甚至看不得他和别人说一句话,有一个眼神的交流。
“亲爱的,你是我的,就是我一个人的。”眸中尽是毫不掩饰的独占欲。
他渐渐被她的霸道压得喘不过气来。
终于。
“我们之间的爱已经不是最初的样子了。”
“我真的累了,我不想做你个人的私有物了。”



“哈哈,你看看你,曾经竟然有那种想法呢。
不过那只是曾经的你,那时的你真是幼稚呢。
亲爱的,你是我的,你的全部,都只是我一个人的。”
女孩儿看着泡在福尔马林里的那颗不会腐烂的头颅,嘴角浮上淡淡笑意。



(2)暴怒
又搞砸了,我心中又燃起一阵无名火。
“你怎么这么蠢呢!?这点小事也办不好吗?”
说话用力太重以至于嗓子钝钝的疼,情绪的激动让我无法克制的深呼吸起来。
“唔,对……对不起……”只到自己胸口高的女孩子怯怯地抬头看着我,眼眶发红,溢着的满是委屈与惧意。
“对不起有用的话我还用得着那么生气?!”不知为何,看到她懦弱的样子总是让自己异常暴燥。
明明从前,并不是这样的。
恋爱的那时候,她是个很活泼开朗,率真勇敢的女孩子,平时总会带给自己很多惊喜,而且有时候的小呆蠢也让自己甘之如饴。我也对她倾尽我所有的耐心与爱。
但是结婚后,或许是七年之痒罢。我越来越不能忍受她的粗心大意。她从前的闪光点似乎也随时光消散了一般。怯懦的样子也让自己十分的不爽。
我渐渐感觉到深深的不耐烦。
难道真的是我们两个不合适?
“我们离婚吧。”眼中的不满似要溢出来般,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生活。
正道歉的女孩子愣怔在原地,微肿的双眼呆滞的看着我。
那样的眼神,仿佛一个没有生机的布娃娃一般。
我被盯得有些发寒,但心中又升起一阵逆反意,愤怒的火焰似要自己吞没般得燃烧着我。
“别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你到底离不离!”
她却凉凉一笑,
“离婚?”
突然,
我从她眼中看到了与我一样的暴怒。



(3)傲慢
面前的女孩子,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浑身似带着一种贵气,仿若一只猫咪一般。
电视那色彩斑斓的光打在她保养的极好的脸上,明明暗暗地营造着一种别样的美。
“那个……我觉得你应该改变一下对我的态度吧?”经过了强烈的心理斗争,站在沙发旁踌躇了半天的男孩子,终于还是迟疑的出口了。
女孩子抬了抬头,微眯起的双眸带着一丝怒气与不屑。
“你以为你是谁?我名义上的男朋友?竟敢用那样的口气对我说话。”
“要不是我,我的家世”语气中带着嘲弄,
“你恐怕一辈子得待在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吧?啧啧啧,就是低贱的农民,心中没一点权贵意识。”
语毕,她皱着眉头坐起来离开了那个位子,坐到了沙发的另一端,随后才稍微舒展眉头松了口气,仿佛男孩子是什么脏东西一般。
男孩子的脸在她一句句的嘲讽中逐渐变得铁青,握紧的拳头上青筋布起,仿佛在忍耐着什么。
“生气了?我说错什么了吗?你口中所谓的家乡不就是个穷地方?你口中所谓的父母不就是个低贱的农民?”话说完,女孩子也知道自己过分了,但一直以来的骄傲迫使她不肯低下头颅,保持镇定地盯着他。
“啊啊,你的脸色真是有趣啊~没道理反驳我吗?”控制不住的贬低他,但心中渐渐升起一阵欢愉。
突然,脸颊旁掠过一阵风,接着是脑后猛的一陷。
——他向沙发打了一拳。
“扑通扑通,”
心脏因突然受惊而用力蹦哒着,眼中是对面的他气得浑身颤抖的样子。
“什,什么啊?恼羞成怒?向我一个弱女子示威?别开玩笑了!你真懦弱!”
语不择言地胡乱的叫骂着,却不想他直接欺身上来。
耳边温热的风却吹得自己浑身冰凉。
——
“你傲慢的样子,真是丑陋啊。”


(4)懒惰
“水。”
“窗子,刺眼睛。”
“……”
那个躺在床上的女孩子,肤色白皙甚至于病态。
懒洋洋的语气,似乎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曾拥有。
男孩子依旧听话地为她打理好一切,对她百依百顺。
她记得以前的自己还是很自律的。是什么时候改变了呢?
已经习惯了。
习惯了早晨轻柔的唤她起床的声音,早已经摆放好了的洗漱用品和挤好牙膏的牙刷,还有准备好了的暖人的早餐。
习惯了晚上捂暖了的被窝与枕边人的温度,床头柜旁准备好的热牛奶和打发时间的读物,还有一句“我饿了”就可以看到他起床忙碌的身影。
对于这些,他没有一句怨言,至少在她面前是这样的。
所以她理所当然的享受着这份温暖,让自己无限制地堕落下去。
直到——
“我受够了,”
“我的付出是没有回报的”
“最后奉劝一句,懒惰会毁了你的。”
那冷漠的话语仿佛万根针扎着她的心脏,让她喘不过气来。

不, 不,这不是我的错!
让我变得如此懒惰,堕落的,不正是你吗!?
然而,我的身体与心理都提不起一点儿劲去挽回,去气恼。
床上的人儿脸色发青,嘴唇干瘪发紫。饥饿与干渴使原本娇俏可爱的她变得瘦弱不堪。
终于 ——
懒惰使她的气息也渐渐落入水中悄无声息。
啊啊,
你看看,都是你的错,
我连呼吸都懒得去做了呢。


(5)暴食
“!——”又是深夜。
静的只有她有些紧促的呼吸声。
衣服和发丝黏在身上十分难受,冷汗让她打了个寒噤。
胃似乎被人打了结一般,疼的她仅能蜷缩成一团来减少一点疼痛。
不知是汗还是泪,被单很快被浸湿了一角。
自从他离开她,她就常常胃痛,体内突然而至的痉挛让她痛苦难眠。
她突地起身,趴在床边吐出那从喉管冲涌而出的胃酸。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她眼前发黑,口腔内皆是一片苦味与酸味。
心里也是涩涩发苦。
罢了,吐出来就舒服多了。
她站起身,强烈的饥饿感让她有些站不稳当,只有脚下冰凉的地板才让她有活着的实感。
饿,
好饿。
她拆开桌上仅存的几包薯片,狼吞虎咽的便席卷完了。
这于她平时的食量,已经算是多了。
但已经不知是胃,还是大脑了,身体却传来阵阵空虚感。
不够,饿,好饿……
她看向窗外的滂沱大雨,但终是下定决心,穿上衣服便走向楼下小摊铺。
……
胃已经隐隐难受了起来,她明白,这是已经撑了。
但是身体却停不下来。
停下来,就会想起他了。
不是满足自己的身体欲望,仅是单方面的咀嚼食物然后咽下去。
连食道都有了被撑满的错觉。
奇怪的是,这竟是带来某种奇异的快感。
终是回家,却忍不住直奔厕所,大吐起来。
摸向镜中的自己,颓废而消瘦。
明明都这么暴饮暴食了,为什么还会这样?
饿……好饿……
……
好痛苦……


(6)嫉妒
他是个很受欢迎的男孩子。
她一直,都是明白的。
他从来不与别人提起他俩之间的关系,也毫不掩饰地在她面前与别的女生嬉笑打闹。
她一向以为是自己心眼小才会计较,从不开口,就这么在一旁看着。
就这么看得眼睛发酸,胸口发疼。
她觉得自己就像个局外人,又像只留恋火光的飞蛾。
但属于她的火,却吸引了其他渣滓。
……
“你冷静点行不行!”他看着她,眼里却没了当初的温柔。
冷静?我生命的火光都被人抢走了我还怎么冷静!?
她心里无助的大喊,喉咙却似被人死死掐住,发不出一丝声音。
她仅能看向怀里那个昏迷过去的女子,眼中满是妒恨。
“有什么事我们一起解决,你不要那么偏激!”他越发激动起来,猛地上前一步。
“你别过来!”她几乎快握不住手里的刀,一种名为嫉妒的火焰灼烧着她的心脏,刺得她生疼。
为什么她能和你如此笑闹?我就得在远处看着?
为什么你不愿和大家言明我们之间的关系?仅仅是玩玩吗?
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幸福呢?
啊啊,好嫉妒啊。
嫉妒她,嫉妒这世上的人,嫉妒…你。
得不到的,那就彻底毁掉吧。
但容不得她多思考了。
胸口猛然一痛,愕然地看着那由他捅上的刀。
有些滚烫的血液从伤口渐渐溢出,喉管一阵腥甜控制不住地呛出。
看着他把自己的身体如破损的玩具丢弃,再珍惜地拥住昏睡过去的女子。
血液凝固在身上,真的很不舒服呢。提不起劲的身体,真是让人厌恶。
尽管如此……我还是入不了你的心吗……
终究是……飞蛾扑火……
闭不上的眼睛里,尽是不甘和妒恨。


(7)色欲
“哈哈哈哈哈,这样我们就无时无刻不在一起了,你也很期待吧?”变态的笑声带着无法克制地抖动。
灯光打在他的背上,看不到他的脸是多么的狰狞。
“唔恩唔~”她奋力挣扎着,妄图挣开身上的绳子,然而猛烈地挣扎也只能徒劳地消耗她的体力,更别提绳子在她身上带来的阵阵疼痛与道道红色的痕迹。
她的眼中带着惧怕,恐惧,希望他看在她们多年的感情上放过自己。
“哈哈哈,我知道你很开心对吧,让我听听你有多么兴奋!”他毫不怜惜地扯下她嘴中的布,扼住她的下巴。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死,放过我吧”她一直摇着头,双脚无助地乱蹬着空气。
可她不知道她越是这样他就越兴奋,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扯到她面前“你既然这么开心,那我们就开始吧,哈哈哈哈哈!”
头发断裂的疼痛使她猛的叫出声来,她心一横,咬住那修长的手。
“啪!”吃痛的看着那几乎出血的牙印,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啊!”虚弱的女孩子无力地摊在木椅上,嘴角溢出丝丝鲜血。
“敢咬我,你个贱人!”他举起手中插着一颗眼珠的刀子,慢慢的放到嘴中,一口下去,从嘴里喷出些许红色的粘稠液体,溅到了她的脸上。
“啊!你个变态,神经病,快放开我!”许是那鲜血刺激到了她,瞳孔猛的一缩,她更加奋力挣扎起来。
“哈哈哈哈,你放弃吧,你说你的肉会不会更好吃?”
“你会遭报应的!”满身的伤痕与血污,但是她的傲骨似乎被挑了起来,漂亮的眼睛中溢满了愤怒。
“报应?如果能拥有你,我可是一点儿都不在乎会有什么报应呢。”
女孩子奋力挣扎的样子更是让他兴奋,情欲迷住了他的眼,
色欲,真是令人沉迷呢。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