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银月银Ag

这里银月
产点小粮 杂食啥都吃
ID就是QQ 有人扩我吗QAQ

如梦似幻(一)

#王者荣耀#
#闺蜜组#
看了个很有趣的梗,于是就来码,估计不会弃坑的吧xxx
那么,祝您食用愉快→

如梦似幻(一)
      “哒嗒。”是高跟鞋轻踩在地的声音。
       “!”乔婉倒吸一口凉气,赶紧捂住自己即将出口的尖叫声,躲在墙角旁,睁大眼睛有点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屠杀。
        丝毫没有回手之力的屠杀。
        那杀手干脆利落地用左手擒住男人的双手扣在人的背后,一记膝踢让人跪在地上,脸上勾起一抹笑意,右手早已准备好钢棒便是用力敲在人脑门上,当即,人就倒在了地上不断抽搐。
       墨绿色的眸子似是非是地朝乔婉所在处望了一眼,吓得乔婉一惊。幸好那人无意识的呻♪吟声吸引了女人的注意力 ,“哎呀,还没有死透呀?”慵懒的尾音带着股上扬的笑意。
        下一秒,鲜血从女人手中的钢棒处溅出来,染在地上开出了血花。
        女人嫌恶地瞥了一眼,随手扔掉手中带血的钢棒,利落地用翠绿的蝴蝶结将墨发束成双马尾。
        “哐当——”钢棒落在地上的声音正如乔婉现在心中的骇浪一般,回响在这不大的小巷里。
        乔婉看着这场面,大脑仿佛当机了一般,恍惚之余,忽的想起了什么。
        最近校园中总是传些“连环杀人”“变态”的声音,乔婉一直当做是怪谈,没怎么放在心上,可眼下这场景……!
      (“做场好梦吧。”)蓦地,脑海中传来如清风般和煦的男声。
        乔婉还没来得及反应是怎么回事,一阵破风声带着股血腥味袭来,风中和着那女人的调笑声,“哟,这里还有个做梦的小杂鱼呢?”
        接着,乔婉顿感头一顿,晕眩感让双眼渐渐难以聚焦。
        哎?奇怪,原来死的时候是感觉不到痛的啊……
     (“沉睡在……自己……梦境”)最后在脑海中响起的连不起来的语句,依旧是那个男声。
        可乔婉或许再也听不到了。

        tbc

#王者荣耀#
#闺蜜组香乔#
一俩没去成幼儿园的车
ooc慎
百合倾向慎
我的媳妇妇沉迷四个野男人哭唧唧
那么祝您食用愉快→

        孙尚香一言不发,盯着自己的小女友。
        乔婉最近沉迷一款新上线的恋爱游戏,带着耳机,嘴角扬着诡异的弧度,坐在小沙发上一坐就是一整天。
        “阿香!你快看!”乔婉高兴地蹦起来,捧着手机就兴奋得往孙尚香身边凑,小小的个子蹦跶蹦跶,“我抽到ssr了!”
        孙尚香瞅着屏幕上眼神凛然的男子,难得地把人的手机拍回去,冷淡回应句,“幼稚。”
        没成想乔婉没注意出她此刻的心情微妙,反而更加兴奋起来。
        “阿香你!…”她奋力吞回去后半句话,然后故作深沉道,“也不过如此。”
        可惜孙尚香小姐没有接到乔婉抛来的梗反而躲避max
        “婉儿……你这小姑娘还真是长脾气了啊?”孙尚香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呼吸。
         “哎嘿嘿……”乔婉一秒的深沉瞬间破功,暗自吐了吐小粉舌,又抓着手机开始痴笑起来。
        孙尚香瞧见她那模样,眼神一黯,面上仍毫无变动,轻声走过去环住乔婉的腰,下巴有些吃力地搭在人的肩膀上,故意在人耳边吹了口气,满意地看着怀里的人红了脸。
        乔婉感觉一下子周围便都是孙尚香的气息,耳旁边她的呼吸声也让自己的身体极度升温, 似乎连空气也变得暧昧起来。
        “阿香别闹!”乔婉娇嗔着想把孙尚香推开,手上却魔怔般地没有一丝气力。“我还没有跟老公们聊朋友圈呢!”
        孙尚香听了这话顿时黑了脸,轻松把乔婉的手机抢走,修长的手指一按就将手机锁屏并准确扔到了沙发上。
        “老公?嗯?”乔婉听着从耳边传来孙尚香似带着笑意的声音,心里正因为孙尚香扔掉手机而不忿,嘴上自是刻薄起来。
         “是啊!怎么了?啊——”乔婉一声惊呼,孙尚香一把打横抱起她,步向卧室,将人抛在床上。
        乔婉有些吃痛地揉揉腰,有些炸毛起来,“阿香!很痛哎——”
         孙尚香挑眉,欺身压上乔婉,尾音上扬,“怎么?这就受不住了?”
        乔婉脸颊红扑扑的,不自在地别开眼睛不去看孙尚香,却仍是嘴硬道,“不过如此。”
        “是吗?”孙尚香的手开始在人的腰上不正经起来,果然看见乔婉的气息开始不稳。
       “那么我的公主殿下。”手上的动作没停,
       “你就瞧瞧,是那四个野男人厉害,”唇附上人的颈窝,
        “还是我厉害。”满意的看着人红了眼眶。

#王者荣耀#
#闺蜜组#
#乔单箭头#

梗源@语c戏梗&写作梗墙(3892/2)
“我要是再漂亮一点,悄悄看你时,目光就不会闪躲了”

        绿色的蝴蝶发带将秀丽的长发束成双马尾肆意摆动,俏丽的人儿把肥厚的校服穿出了种生机,随着轻盈的步伐一跳背跃过栏杆——当然是满分的好成绩。
        周围的同学们都不禁发出了赞叹声,那骄傲的大小姐围在人群中央,脸上满是自信的浅笑。
        她真好看。
        乔婉悄悄望着旁边跳高的高二生那里,桃花似的粉眸里满是倾慕。
        她早就期待这节课很久了,竟然可以和孙尚香学姐排在一节课里,能够近距离地看她,乔婉真觉得自己简直幸运极了。
        但只要偷偷看着就好了。
        自己是那样不够出挑,又怎能站在那样耀眼的她旁边呢?
        要是能再优秀一点的话……
        “下一个,乔婉——”
         忽被提名,被打断思绪的乔婉楞楞之后,鼓劲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乔婉看着到自己胸前的栏杆,说自己不发怵那还真是假话。说来乔婉的身高还真是有些遗憾,拉出去就跟未成年的少女一样。
        没事的,姐姐也跟自己讲过很多次要领,也练习过很多次。而且尚香学姐还在旁边看着呢,不能丢脸……
        乔婉暗自安慰着,紧盯着栏杆,手心里微微沁出些汗来,她抿了抿唇,一段助跑就借力用力跳起。
        但事情总是朝着反方向发展的。
        乔婉听见为她加油的同学们都抑制了的,但在她听来极大的叹息声。
        她看着略显苍白的天空,身旁落下的栏杆似都在提醒她刚刚的丢脸。
         这样的我,连站在她身边都……
         要是再努力一点的话……
         乔婉不甘心地捂住脸,极力克制着眼睛的酸涩感。
         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只能悄悄看她了呢。

神偷香x捕快乔

   ooc慎
(隐备亮)
(灵感自狐言)

        酒碗随着喝酒人的动作潇洒地在桌上留下“砰”的一声,酒水有些倾洒在人的青衣上,但那双马尾的姑娘却毫不在意。
        她豪爽地大笑了几声,愉悦地望着手上的玉佩,上面刻着的“白”字令她更加满意今天的成果。
        没错,她,孙尚香,是最近风头正茂的“神偷”!
        而那玉佩,则是当今女皇武则天眼下的红人,李白的。
         要知道,李白的剑法可是了不得。孙尚香也是趁着这嗜酒如命的人喝得烂醉如泥的时候,才“侥幸”地将那玉佩给劫了下来。
        “哎,大小姐,我这可有个新消息!”刘备突地想起来什么似的,编着草鞋的手停了下来,一脸神秘地望着孙尚香。
        刘备是为数不多知道她神偷身份的人,而他面上做着编草鞋的生意,底下却是孙尚香最好的消息网。但至于他是从何而来的消息,便不得而知了。
        孙尚香挑挑眉,有些好奇,“新消息?又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可偷?还是李白大诗人的新鲜绯闻?”
        刘备有些无奈于孙尚香那小女孩子八卦的心理,也不吊她胃口。“衙门最近新招了个捕快,是个粉衣小姑娘!”
        “捕快?”孙尚香皱皱眉,毕竟是个神偷,捕快这类的话题天生不喜,但还是问道,“小姑娘作甚的捕快?什么来头?”
         “据说是外头来的闲散人,看她身手好,还会点小法术,便收了她。不得不说的是,她的武器倒是奇怪的很,竟是把折扇。”刘备边说边继续着编草鞋的动作,“不过都是从外头听来的,我可没见过她。”
        孙尚香正听的起劲,但刘备似乎也就这些情报了,让她不禁有点扫兴。
        这时,窗外传来“笃笃笃”几声,原来是刘备身旁那只常待的小鸟回来了。
        只见小鸟轻盈地飞到刘备的草帽上,叫了几声,他就不禁笑出了声。
        “大小姐,我现在要去某个算命先生那了。”
        “不过带给你个关于那捕快的最新消息,”
        “那粉衣小姑娘,乔婉。似乎主动接下了你这个最麻烦的神偷的案子。”
        送走要去见诸葛亮的刘备,孙尚香也不禁暗叹这俩人竟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起。
        不过更多都在想那新捕快的事情。
        孙尚香其实是将军府孙家的大小姐,但是天性使然,她背着家中兄长们做着自以为刺激的事情,却也闯出了个“神偷”的名号。
        按理说她面上面下切换身份是做的极好的,衙门仅知道神偷是个女的这一个线索,便没了下路。
        所以据她所知,捕快们可没有一个愿意接受她这个烂摊子,但这新上任的小姑娘,竟主动接下了?
        这可让她好奇得紧。

        是夜,周遭越宁静越称的身后脚步声越大。
        夜晚的风随着孙尚香的动作吹散了她的酒意,也为她混沌的脑袋带来了清醒。
        大意了!
         孙尚香紧抿下唇,匆忙往后一瞥却只见一抹粉红色紧跟着。
        平时随身携带的弩炮今天也是赶时机的不在身边。
        她有些肉痛的把手里仅剩的红莲爆弹往身后一扔,那自带的减速和灼伤效果可是很难得的!
这下总能甩掉了吧?
        孙尚香自信地挑了挑眉头,口上随意吹了段哨音。
        却没成想一声娇呵传来打断了她,“风,听从我的呼唤!”
         只听见阵阵破风声袭来,一股粉红色的旋风携着个人影落在了孙尚香前头。
         接着,一把巨大的粉红色折扇当面袭来。
         眼前猛的一黑,孙尚香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孙尚香睁开眼,便是一个粉嫩嫩的小姑娘凑上来,头顶两股粉发被卷成团子一晃一晃的,煞是可爱。
        小姑娘一脸担忧,踌躇了下开口道,“抱歉,姑娘。我是乔婉,是衙门新上任的捕快。将姑娘错认成神偷,真是抱歉了。”
         乔婉?错认?
          孙尚香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什么,索性将错就错。
         “神偷什么的,可和我一点都不搭边。哎,只是一下子突然就被一个可爱的小姑娘追着,还真是令人有点后怕呢。”
        乔婉听出孙尚香这是话中有话,调侃她呢,被夸可爱和错认的尴尬使她的脸颊如同个红彤彤的苹果。
        真想让人亲一口。
        孙尚香那么想的,鬼使神差的,她也那么做了。
        乔婉一下子吓得蹦起来,同时也一下撞到了孙尚香的下巴。
        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的结果啊!?
        这是孙尚香晕过去前,最后的想法。

        所谓不打不相识,孙尚香和乔婉从此便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至于万一以后乔婉知道了孙尚香的身份该怎么办……那还是交给孙大小姐自己解决吧!

        孙尚香轻吻了下枕边已睡熟的乔婉,看着门口挂着的整齐的粉色捕快衣和床头柜摆着的“白”字玉佩,不禁轻笑出声,
        “婉儿,今后的路,还很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