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银月银Ag

这里银月
产点小粮 杂食啥都吃
ID就是QQ 有人扩我吗QAQ

眼罩组

#中秋贺文#
#眼罩组#
#大战背景#
别问我中秋为什么写这个xxx,日常烂尾x
私设多如水!!!
那么,祝食用愉快→

        Wodahs愣住了。
        他怔怔地看着Grora伴着声凄厉的叫声从天上掉下来。远处黑猫恶魔一脸无辜地瞧着这里,手上和身上却染了一片血污。
        “啊啦,我好像把那只天使的左眼挖掉了呢Abrus”Ater随手扔掉手中物体。
         “嗯,我看见了Ater”Abrus轻轻整理好因战斗而凌乱的发丝。
        Wodahs只觉耳边兵刃相见的声音都变成了阵阵杂音,砸的他头有些发晕。
        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抱着Grora了。
        扎眼的血液已经逐渐干竭成暗红色,把她曾柔顺的发丝揉乱,贴在那因为失了眼睛而变得有些可怖的脸上,翅膀上洁白的羽翼也血污一片,却更显得少女的苍白。
        Wodahs脸上冷色,但为少女擦去血污的动作一反往常的镇定,有些慌乱。
        Grora眨眨仅剩的右眼,想看清Wodahs的脸,却又聚焦不上,只好作罢。
        嘴上仍有些吃力地开着恶劣的玩笑,“啊真是可恶呢,天使长。这样……的话,咱俩的属性不是更一样了吗?”
        Wodahs闻言,抬手碰碰自己右眼的眼罩,远眺了下黑色的魔王与白色的神的战斗,眸色暗了暗。
         “又在发呆了吗,这还在战斗呢,白痴天使长。”Grora轻笑出声,推开Wodahs的怀抱,“我已经恢复好了——天使的身体可没那么脆弱。不过是失了左眼罢了,我要让她还我一只。”
         她小心拾起掉落在地的弓与箭,轻轻用袖子擦去弓上的血污,口中轻喃,“受苦了,伙计,但是还是要继续啊!”
         “你去休息,我来。”Wodahs轻皱眉头,想拉住Grora。少女却在他之前展开双翼,重新投身于战斗中,乌黑的双马尾随风轻舞飞扬。
         “喂!白痴天使长,你知道吗?”Grora动作利落的拉开弓弦瞬间斩杀了几只恶魔,“我最不讨厌和你相同的属性,”
        “就是记仇。”
         Wodahs闻言,也一展双翼上空,长枪一挑,就解救了几只被恶魔缠上的天使。
         “你的后背,交给我。”
         “哈!白痴天使长!那你可别死了!”Grora轻笑出声,不在意的抹去嘴角溢出的血丝,“回去我可要吃大餐!”
         “在报仇之前,当然不会。”Wodahs也不再去管嘴里边的铁锈味,开口道,“我可想多看看你那因为被别人认成我妹妹炸毛的时候。”
         “果然你还是去死好了!”Grora奇怪这男人也有和她斗嘴的心情,但还是扬起嘴角,“不过我也是奇怪,就是喜欢你这一点!”
—End—